经常问的问题

什么是基     本收入?

基     本收入是     以個人為單位,向所有人无条件地定期发放     现金,不     对个人进行收入评估或     其他附帶工作的要求(基本     收入有时也被称为     全民基本收入、     公民收入、     或者     公民基本收入;在中國也以中國社會分紅倡議)。

我们为什么需要它?

因为一个人的基本收入是永久性的,它将:

  • 提供经济安全的平台作为基础
  • 提高就业市场的灵活性,同时提高收入保障
  • 在工作时间上给予每个人更多选择
  •      平衡主要照顧者在照顾小孩、病人、老人、残疾人的工作     和他們的其他责任
  • 降低为自主创业和个体经营之門檻     
  • 提高个人自主性、创造力、和志愿服务积极性

因为每个人都可以得到一份基本     收入,它将:

  • 产生社会凝聚力
  • 不帶有社會汙名    

因为基本     收入不会被撤回,它将

  • 对于低收入家庭,减少     贫困陷阱,帮助他们通过学习新技术、找到更好的工作、或额外的工作时间来脱离贫困。
  • 减少无业陷阱     ,得到一份工作永遠都意味着有更多的可支配收入,不會因此失去補助。

因为基本     收入施行简单且有效率,它将會是:

  • 易于理解
  • 管理费用低、易于自动化
  • 不易出现差错和欺诈

目前的许多     社會福利系统逐渐偏离其原有目的。他们假定每个人都有单一稳定的工作、同時家庭结构不     变     ,并且个人的狀態          也很少发生变化。但我们的生活已不再如此:随着科技和就业市场     持續变化,我们的     社福体系     只會变得越来越不适宜。

在不断变化的     大環境下,唯一有效的体系一定是简单纯粹的。基础收入正是这样的体系。

關於應該執行基础收入的101条理由     ,詳见马尔科姆·托里的     ——     公民基本收入的101条理由     。

为什么仍要向有钱人付钱?

向同一年龄的每个人支付相同水平的收入,然后从不需要的人那里收税來回收是有效的。另一种方法是对人们的收入进行经济状况调查,从而只有支付穷人     :但这会导致复杂性、误差、汙名化     、欺诈和官僚机构对人们生活的     干预。

基本收入在     國家財政平衡上是否可行?

對於公民基本收入在國家財政可行性評估可參考下列要素:

  • 收入中立(即,将通过改变当前的税收和福利制度来提供资金),或者应该证明可持续的额外资金是可行的
  • 贫困和不平等需要下降
  • 低收入家庭在实施时不应遭受重大损失,任何家庭不应遭受无法承擔     的损失
  • 所得税率应以明显可控的幅度上升
  • 需免除大量家庭的经济状况调查之獲得福利條件檢核

人们会继续工作吗?

如果“工作”是指“有偿工作”,     答案是肯定的。 在中短期内,我们不太可能看到足以维持生活的基本收入,因此每个人都需要额外的收入来源。而且由于基本收入不会     因為收入的增加而被取消     ,任何通过基本收入取消经济状况调查之福利的家庭都会免於一定程度上福利被取消的風險     ,     比起現在他们會更有动力去寻找工作或创业。如果“工作”是指任何类型的付出     ,那么答案更     是肯定的。     基本收入會作為生計的保護傘,讓人们能够     自由的调整他们的工作时间,     把時間花在照護他人和社區服務上。

为何我们要把钱给没工作的人?

许多国家皆已经在向没工作的低收入族群     发放社會福利津貼,而     这些需要经济現況调查的福利          的复杂性和审查制度降低了人们的申请意願               ,為了保留福利,     可能使他们的家庭          困於貧窮之中。基本收入不需要经济現況调查,这将鼓励经济活动。印度和纳米比亚的试点项目發現     ,在没有全面的福利制度,     且经济仍尚須發展的     国家,     即使是金     额很小的基本收入也会增加可支配收入最低的家庭的经济活动。

移民会增多吗?

基本收入与其他的福利一样,政府應會要求申请者要有一段合法居留期來符合請領資格。     基本收入将为每个人提供一個     稳定的收入保護層,     比起其他     需要經濟現況调查的福利更能鼓勵     就业,每一个进入该国家的人都更有可能为经济作出贡献。

工资会下降吗?

那些需要经济現況调查的福利     比較像是动态的补贴,比如说,如果人们工资下降,福利就上调,这有可能助长削减工资。     相對而言基本收入不会因为工资下降而上调,所以     如果雇主要削减工资,他们將会面临更多的阻力。一些行业的工资可能会上涨,因为当每个人都     可以在一定收入水平之上去建立收入战略時     ,部分就业者会選擇离开他们并不是很喜欢的工作岗位去创业,或者学习新的技术然後再去寻找新的工作     ,     就业者也將能够花更多的时间去寻找他们想要的工作,而不仅仅是任何     工作都     行。如此一来,为了吸引应聘者,     那些不吸引人們的工作要么就必須提升工作自身,要么就增加报酬。另     一些行业的工资可能会下降。因为当人们有了一个安全的收入层,他们就会去做一些吸引他們     的工作,即使收入不高。     那些工作的工资可能便会下降。

“基本收入”会威胁     福利國家吗?

如果实行收入中性的公民基本收入计划,就不需要削减公共服务。     原先領取需條件審核的福利的那些家庭     所获得的经济救济金数额将会下降,這樣是因為他們原本就領著某種基本收入。但那些专为支付残疾额外费用而设计的福利,以及为不同地区的     住房费用而设计的福利将继续。

基本收入会导致通货膨胀吗?

当可供消费的货币数量大于经济的生产力时,通货膨胀就会发生。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货币的数量持续增长,每一单位货币购买力将会下降,嚴重的話會造成货币     失去     价值。一个纯粹通过改变现行税收和福利制度来支付基本收入的计划不会增加货币供給     ,故也不会发生通货膨胀。如果流通货币低于经济生产力,中央银行可增加货币流通量直到差距抹平,而新发行的货币可以用来支付基本收入:但如果通货膨胀发生,就必须停止新货币的发行,并采取新型税收政策     來負擔基本收入     。

“基本收入”制度曾被实施过吗?

纳米比亚和印度已经开展了短期试点项目,伊朗也在無意間     地实施了某種类似“基本收入”的計劃     。上世纪70年代,在美国和加拿大进行了类似但不同的最低收入保证和负所得税的实验,结果显示,基本收入有利于社会     产出且很少有人離開工作崗位     。最低收入保证和基本收入的经济影响之间的相似性表明,基本收入將會有与最低收入保证试验類似的效果     ;     同時它们之间的差异也意味着,     “基本收入”的成果     相较于上世纪70年代实验     可能更大。基本收入试点项目和类似的试验在美国、乌干达、肯     亚、西班牙和荷兰继续进行,苏格兰也计划进行试验。


Translation into Chinese by Chunzhuo Zhang, Fang Yuan, Xianwen Huang and Qihao Liang.

The original article in English can be found here.

市领导圆桌会议

BIEN宣布成立国际市政领导人圆桌会议,这是一次关于在地方、市政和城市范围、区域层面实现基本收入的可能性和现实性的对话。目的是促进不同地方当局、市政领导人、州长和其他地方各级政府之间的对话,相互分享经验并找到向其领土内的人民发放无条件基本收入所需的工具。

BIEN 将与其合作伙伴一起创建一个虚拟空间,世界各地已经在尝试不同基本收入制度的市长和州长可以在这里见面并分享他们的故事。从韩国京畿道的本币基本收入到巴西马里卡的Mumbuca的数字社交货币,再到美国不断增长的保证收入的市长,其目的是对实施UBI不断增长的重要性创建一种跨文化的集体叙述,并将这些努力在国际层面联系起来。这样做的目的是促进市长和世界各地其他领导人的国际主义市政基本收入运动,并帮助促进这一目标实现的叙事和科学工具。

为此,我们欢迎来自世界各地的基本收入活动家联系 outreach@basicincome.org,如果您想帮助将其带给您的地方当局并组织您所在地区的基本收入。

比拉尔

为了组织市政领导人圆桌会议,BIEN 创建了基本收入研究与行动实验室 (BIRAL)。 BIRAL 有两个目标:

第一个目标是举办一系列研讨会,分享和分析世界各地现有基本收入制度的经验。 BIRAL 旨在成为一个由研究人员、研究团队、大学和地方政策制定者组成的协作网络,他们是那些已经在从事基本收入系统的研究、试点以及那些试图在实地实施 UBI 的人。 BIRAL 旨在综合从世界各地的新兴经验中汲取经验教训,并将其转化为有用的工具,供有兴趣在其地区实现基本收入的人们使用。

第二个目标是促进市政领导人圆桌对话,连接地球上的不同领导人,并促进对 UBI 感兴趣的其他当地市长和州长的知识共享和关键支持;思考并了解他们可以使用哪些工具以向其公民发放基本收入(无论是国家货币还是当地货币),并扩展地方、区域和联邦各级的想象力。

为了开始这一进程,BIEN 与弗莱堡基本收入研究所 (FRIBIS) 和京畿道研究所基本收入研究小组合作组织了第一次研讨会。更多细节即将推出。

如需观看 2021 年 5 月 28 日第一场研讨会的邀请,请点击此处..

有关此项目的更多详细信息,请联系 outreach@basicincome.org


Translation into Chinese by Fang Yuan.

The original article in English can be found here.

会员服务

具体步骤:

1. 请填写会员申请表:

•在链接填写在线表格,或者

•在链接下载表格,打印,填写,扫描(两页),并以pdf或jpeg格式的附件发送到bien@basicincome.org

2. 支付会员费。

有两种方式支付费用:

•通过Paypal(请进入链接)

•或通过转账到BIEN的银行账户

•银行账户名称:The Basic Income Earth Network (BIEN)

•银行名称和地址:CAF bank Ltd, 25 Kings Hill Avenue, West Malling, Kent ME19 4JQ, United Kingdom

•iban编号:GB19CAFB40524000031789

•swift号码:CAFBGB21XXX

•账号:00031789

•排序代码:405240

会员形式共两种:

终身会员,只需一次性支付90英镑的费用。

年度会员,取决于你每年支付的会费(见下面的建议),需建立一个固定订单,Paypal与银行账户均可。

建议规模:

年收入会员费用
0-£20,000£10 每年
£20,000-£40,000£20 每年
£40,000-£60,000£30 每年
£60,000-£80,000£40 每年
 £80,000以上£50 每年

所有成员有权在BIEN的大会上投票,选举成为执行委员会,且投票选举执行委员会。

请注意,会员资格在提交入会申请并支付费用后22天生效,如有特定情况,经执行委员会批准后可提前生效(见章程第9、1、b段)。在大会及在大会召开前一周,不批准任何新成员资格。


成为杰出贡献者

成为新的杰出贡献者需捐赠360英镑以上。杰出贡献者的名字可在本人允许的情况下在网站上列出,但他们在BIEN没有特殊作用。


已有的杰出贡献者

Joel Handler (US), Philippe Van Parijs (BE), Helmut Pelzer (DE), Guy Standing (UK), Eduardo Suplicy (BR), Robert van der Veen (NL), Richard Caputo (US), Rolf Kuettel (CH), Jeanne Hrdina (CH), Wolf D. Aichberger (AT), Einkommen ist ein Bürgerrecht (DE), Ahn Hyo Sang (KR), Al Sheahen (US), Daniel Schmidt (DE), Gunmin Yi (KR), Cho Sung Hee (KR), Adriaan Planken (NL), Steven Grimm (US), Julius Nadas (US), Luc Gosselin (CA), Jon Altman (AU), Annika Lillemets (SE), Aktive Arbeitslose Österreich (AT), Robin Ketelaars (NL), Neil Howard (IT), Amanda Renslow (US), Ryan Renslow (US), Bruno Gantelet (FR), Ali Mutlu Köylüoğlu (TR), Cecilia Soto (MX) and Nicholas Rodie (AU), Marcelo Lessa (BR)


Translation into Chinese by Qihao Liang.

The original article in English can be found here.

基本收入

基本收入是一种定期的现金补助,无条件地以个人为单位支付给所有人,不需要任何经济条件评估或工作要求。

以下是基本收入的5个特征

  1. 周期性:定期发放(例如每月),而不是一次性补助金。
  • 现金支付:它是以适当的交换媒介发放的,让接收者决定收入的用途。因此,它不是以实物(如食品或服务)或专门用于特定用途的代金券来实现。
  • 个人性:以个人为对象
  • 普遍性:无需对接受人的经济状况进行评定。
  • 无条件性:不要求接收人有工作或工作意愿。

如今,各种各样的基本收入提案正在世界上流传。它们在其他许多方面有所不同,例如,基本收入的数额、资金来源、可能伴随其而来的其他转移减少的性质和规模等等。

关于这一定义的较长评注可以在此找到。

这一页的基本收入定义说明了BIEN对基本收入定义的官方立场

BIEN是一个致力于教育的慈善组织,因此不能支持任何具体的有关基本收入(BI)提案。对于支持关于基本收入的不同观点的人和附属组织,BEIN都积极接受,只要他们符合BIEN的基本收入定义。


Translation into Chinese by Chunzhuo Zhang.

The original article in English can be found here

‘基本收入能支持循环经济吗?’

                                            ————-苏格兰基本收入会议总结

随着循环经济系统的研究不断增多,基本收入和循环经济的关系也开始受到人们关注。例如,2019年7月23日,一篇发表在苏格兰基本收入网站上的文章就对这层关系进行了研究。实际上这篇文章是依据苏格兰基本收入网编辑蒂莫西娅·阿莫尔(Timothea Armor)和零浪费顾问,社会企业“零”的创始人特贾·哈德森(Teja Hudson)之间的访谈记录而写成的。

在哈德森女士看来,在社会层面上,我们对目前的资本主义,自由市场和无休止的增长感到失望。她指出社会上有很多想要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的人,但是以上的社会现象让他们感到失望,他们只能挣扎着生存。因此,她指出,贫困、饥饿、疾病、性别不平等、迫害、暴力和缺乏教育等可预防的社会不平等导致我们失去了许多聪明而有创造力的人才。所以,她提出社会改革,而这些人代表着社会变革的巨大潜力。

哈德森认为,当人处在压力之下时,特别是为钱担忧时,是很难有创造力的。现在许多艺术家和有创造力的人想要努力施展才能却不得不为生计担忧。哈德森认为基本收入可以帮助解决这个问题,她说:“这就是基本收入给我们的启示。” 她声称,基本收入的实施可以让经验丰富的创意人才,自由思想者和问题解决者来解决这个星球上100亿人的问题,而不是在困境停滞不前。

哈德森认为,我们应该以循环经济的方式看待我们星球上的资源。我们应当明白,万物都是相互循环的,而非单向直线的。她认为我们应该尽可能延长资源循环利用周期,最大限度地减少未使用的原材料的使用,最大限度地提高生产过程中的生产率。

至于基本收入与循环经济之间的潜在关系,哈德森指出,环境和社会问题密切相关,两种制度的目标和价值观都是为了人类和地球的共同生存和繁荣,那么有助于环境运动实现目标的也将有助于社会运动,反之亦然。”她认为,这两个系统共同作用可以将资源和受众聚在一起,效果将更加卓绝。


Translation into Chinese by Xianwen Huang.

The original article in English, ‘Could a basic income support a circular economy?’ summary of the discussion on Basic Income Network Scotland, can be found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