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伊·斯坦丁|2021.1.28 |专题,新闻|3条评论

基本     收入的支持者们一直坚持基础收入不单单是一项减少贫困的措施。它是能作为公共正义,促进     自由并提供所有人基础保障的措施。一项在欧洲主要六个国家进行的新调研表明人们理解基本     收入对于提高他们生活品質的潜力。          在法国、德国、意大利、波兰、葡萄牙和西班牙,     人們不仅仅是希望能進行     基本     收入试验甚至     是將基本     收入作为永久性政策。结果同时也显示了即使是富裕的人們也認為     基础收入可以     给他们自己帶來     益处。

这项由舆观调查网進行的獨立民意调查     显示,三分之二以上     的受访者支持基本收入试验和有基本收入     系统。除去部分     「不了解」     的受訪者          ,支持者的佔比     从法国的65%最高到葡萄牙的87%。女性普遍表现更     支持     ,特别是在德国、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

即使在疫情发生之前,欧洲公民也     经受着不安全感、压力及不稳定,这些皆与不平等息息相关。而疫情     使情况     更加的恶化。在動盪     的时代,     加强个人和社会韌性     的政策显得相當     重要。然而,政府采取的主要措施卻是幫助     企业,包括幫他們付錢給無法工作的員工     ,这     加剧了社會的不平等,也傷害     了其韌性          。

     韌性指的是能够在冲击之后的应对并恢复。它主要是     一種控制感,     讓我們因期許更好的未來而支撐我們应对阻碍。但     现在的劳动力市场并不能提供我們這種韌性,反而是更多的以彈性     的劳动力关系、不稳定的工作和波动的工资为特征,     或是仰賴现有     的     社會福利体系,或     单靠     更好的公共服务本身,都無法提供這樣的韌性,即便这些都是我们所需要的。

這份调查对支持基本     收入提供了有说服力的     论点          。很多人认为基础收入可以减緩他們的     焦虑,佔波兰和葡萄牙的半數     人口     ,六國平均而言超过了     40%,以     女性     和年轻人較多     。目前已有相當多證據顯示     长期的焦虑会     增加罹患心理和生理疾病的風險     。一份基本     收入能提供了在     减少健康状况不佳和健康服务上需求的前景,基本上物有所值,是有可能達到收支平衡的社福政策。

被调查的对象也认为一份基本     收入可以打开他們在生活和工作上     更好的可能性     。很大一部分的年轻人和女性说这將可以     使他们在     经济上更加独立——     這佔了50%的意大利年轻人和41%的德国年轻人。            这将帮助他们减少不稳定感,一种作为乞求者依赖于他人随意帮助的感觉。

疫情的其中一个恐怖之处在于它引起了更多的家庭暴力。相關实验研究結果顯示     ,一旦女性有了基本     收入保障,家庭矛盾减少,女性更可能远离虐待。

许多年轻人说基本     收入可以帮助他们去追求更高层次的教育和培训,在     包括了49%的葡萄牙人、53%的西班牙人和27%的德国人。这反映了当前生活不稳定的     无产者無法在他们所选择的道路上自我发展     ,因为他们必须接受任何他们可以得到的工作并投入尽可能多的工作时间。基础保障对于构建一个     能力发展和     受教育程度更高的社会是有利的。

一份基本     收入也可以提高生活质量。特别是年轻人,例如,三分之一的葡萄牙和西班牙的年轻人说这将帮助他们参与他们现在无法负担的休闲活动。

并且,基础收入可以促進     业余工作。各年龄段的男性和女性均认为基本     收入可以让他们     投入更多的时间到     家庭中。有五分之一的德国人和超过四分之一的波兰男性和女性都这样认为。新冠疫情突顯     了社会中照護工作缺乏     的嚴重性     。不同试验已表明基本     收入可以     鼓励男性扛起     更多的家庭工作,     减轻女权主义者     所指责的性别二元论。

基本     收入也可以帮助人们形成更具企业家特点的态度。相当佔比的     受访者认为这将鼓励他们开始小规模的创业——包括8%的意大利人、10%的法国人、13%的德国人以及19%的葡萄牙人。年轻人有着更大的创业激情,14%的意大利人舉例來說     。许多青     年也说     基本     收入可以帮助他们把更多时间投入到志愿工作或社会活动,这其中包含超过四分之一的德国青少年和13%的法国年轻人。社会上一定需要更多     積極參與          社会服務與活動     的年轻人。

通过疫情我们必     要学到的是我們大多数人都是脆弱的,我們容易受到不仅仅是疾病,也包括经济     冲击,人际关系和生活方式的改變的影響。在六个相對富有国家     中,只有小部分人认为基本     收入不会对他们的生活造成     影响——這佔11%的意大利人和6%的葡萄牙人。长期的基础保障仍是我们大多數人相當     重视的。

我们应该请求欧洲的政策决策者在欧洲社区开展基本     收入试验。理想情况下,一些积极的政府会向整個国家的規模          发展。就算     失败了,          更是时候通过试验探索基本     收入的改革潜力。经过调查,超过70%的欧洲人希望如此。

盖伊·斯坦丁是伦敦大学東方與非洲研究學院(SOAS)的教授級研究員     ,也是基本     收入     全球网络的名誉联合主席。

三条评论:

克里斯托夫·考威尔  于2021年2月1日晚上10:03

我相信UBI是人类社会前进的方向。

这将使日益增长的技术革命不再那么可怕,更受欢迎。如果你不需要害怕某人或某個東西     会“偷走”你的工作,你可以更自由地探索什么是适合你的工作。我看到很多人因为害怕失去工作,會无法支付房租、房屋贷款或餐桌上的食物而坚持工作。

所以是的,我赞成这个想法。

但是你会怎样去实现这个想法呢。我读了很多关于UBI必要性的文章,但很少有具体措施的。

它仍然留给我一些问题:这个UBI必须要有多少     ?給每个国家、州、地区甚至城市不同的UBI是否会加剧不平等?是不是每个人都应该得到UBI,即使是罪犯?

谢谢你对我问题的关注。

简·哈特威尔 2021年2月4日早上6:29

非常有趣!我希望美国能做到!

鲁特加特·瑞恩伯格 2021年2月8日上午11:49 我自己也经历了近10年的一种基本收入,对此我     唯一的建议就是大家應該全力以赴在世界范围内推行基本收入的理念


Translation into Chinese by Chunzhuo Zhang.

The original article in English can be found here.

About Guy Standing

Guy Standing has written 3 articles.